• 划直线 - [旧文存档]

    2010/01/26

    划直线  07年写的

    小学时,还没到期中,课本已经折的不成样子了,掉页,开裂,脱线,脱胶甚至整本书不见——被人拿去折四角板玩。到现在我仅存的书只有高中的几本,小学的书没到期末准玩没了,打四角板,折飞机,玩同花顺作赌注诸如此类,初中的书中考后收废品卖了。

    有些女同学我是很佩服的,课本用报纸封装一遍再用塑料纸保鲜,一个学期下来书保存的完好无缺,没折角页,跟新的一样。尽管课本上划了很多线条,但是工整有序,用不同的线条,不同的颜色划出不同的含义,直线划的是那么直,波浪线划的是那么浪,在名人名字上打个红框框表示这是个人物并且已故……

    相形之下我的课本简直成画稿,这里立一个小人,那里坐一条狗,字里行间藏一只小猫咪,在课文人物插图中添上大咪咪,大小胡子、扁圆眼镜、三角裤……

    我划直线的能力更是不敢恭维了。有时没了笔芯,划的断断续续,一截一截的像被斩尸十几断的蚯蚓,越划不上就越使劲,于是就划破了页,有时画的直线歪歪曲曲似山路十八弯,从第一行窜到第三行,又一个迂回越到第二行。再加上一直是个“鼻涕男”,鼻子不舒服了就“如花指”把鼻屎往书上涂,蚊虫尸体,身体上挤破的脓包,血丝、汗渍全给捂在上面,整洁程度就可想而知了。于是我的书就这样被我弄的心生反感不忍卒读了。

    值得欣慰的是我现在的字跟小学的字一样好,很飘逸。自己认不出来属正常,时常费半天在那推敲,看到底是个什么字,结果一推,敲出个一个错别字。

    这里要向那些打记重点划直线划的那么好的女同学们致敬,你们从小就养成了良好的习惯,拿着米尺练习写字,虽然字不一定都好看,但整洁干净,课本上没有自己的鼻涕血丝(可能有男生的,比如被我借后不小心给粘上了),你们很精致的在学习,希望你们以后也有不糜烂精致健康的生活,我是一个划直线永远划不好的人,现在背也跎了,但我一定会做个正直的人的,嘻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