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.写不动,就按条来写吧,轻松一点。

    2.关于肉体,我想对阿鼠说:别减肥了,自己保重。

    3.QQ上有一个说“哦”的人,就应该把QQ被盗。

    4.

    奇怪的是,老朋友

    我们把诗

    写的那么好玩

    ——作什么?

    ——张羞《杨黎》

    我记错了,原以为是“写的那么好——作什么?”,心里还劝自己,还是不要写心里不认同,却又是非常漂亮(酷)的话来。诗,当然要往好了写。

    5.顺手在路边牵了一条狗,给绳子取了个名字,叫“溜达”。

    6.昨天啊,我知道是情人节,我对节不节的真的挺反感,但不知道我昨天的气,是不是根这节有关。

    昨天下班也下雨,没伞,想着还是坐地铁吧,又快又少淋雨,还好赶另一段路的车。地铁坐的很顺利,然后等另一段路的车,一是车少,等不来,二是妈呀,来这么早人还这么多啊。

    两趟过来,我人不在车里。

    又等了会儿,决定去附近吃碗面,那个面店(店面),一年以前吃过一回,当时觉得味道不错,量少略贵可以理解,阿鼠甚至认为是她在成都吃过最好吃的面。我吃过后,给阿鼠发了条短信,说不怎么样。阿鼠说,当时没吃过“胡记”才那么说。

    吃完面像是提携了饿。

    再去站台等车,眼见那车远远的来了,我绕过人群,排到了比较好的位置,但心里还是觉得肯定又没戏。果然还是没挤上,门关不上,为避免被人讨厌,赶紧下了车,不小心还反了手,一点点疼,但火已经大了,不想再坐这傻逼车,决定走路,走几个站,再换乘另外的不那么挤的车。于是就淋着小雨走了半小时,期间发现,淋雨走路的人很多,卖花的,拿着花和手机等人的,当看到“天天大药房”时,我气不打一处来,你才天天大药房呢!

    换乘别的车后,惯性使然,坐过了一站。回到家,气还没消,跟阿鼠聊天把气撒在了她身上。她可能觉得情人节还惹她生气,过分啊。情人节也是可以“宏大叙事”的,我当然讨厌这种东西了。但是确实是有点过分,真的需要对着一辆公交车这么生气?它只是一个机器人而已啊,虽然你真的跑不快它。生气的当然不是这个,这么说好玩一点。 

    7.化什么妆,干嘛不玩保龄球。

    8.“坚持”这个词大多数等同于“放屁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