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地铁道士 - [长日记]

    2014/04/17

    #满地打滚没碾到硬币

    地铁上看见一个道士。是始发站,但我上去时人己经不少,不再有空座。道士站在中间的位置,“聋耳杠”的后面(我给像“耳”字没中间两横的扶手的命名),身体并不前倾,双手拿着临时卡交叉在身后(衣服应该没有口袋)。我并不激动,但我想拍视频,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拍出点什么意思来。掏出手机,解锁,在“社交工具”文件夹里打开微视应用,拍了8秒。分两次拍完并没有让它突显层次感,毫无意外地我拍出一段毫无感觉的视频。地铁上的一个道士的脚到背部再脚到背部的画面,我承认我对捕捉这些没有天赋。没有往cospaly想,并不是我多么反当代反模仿,而是对cospaly的了解有限,或者纯粹脑子不灵活吧。如果一个人对cospaly的对象不喜欢或不讨厌,却热衷cos这算什么呢?不专业?搁异装癖里好像也不对。道士的打扮不像是什么标志性人/非人物,不认为是cospaly。并不是第一次看见道士,但上次看到应该是七八年前了。是在一辆行驶缓慢的绿皮火车上,香烟啤酒矿泉水饮料小推车经过,道长与推车员经过几个回合的问答,要了瓶绿茶,然后艰难地盘出内裤(皮带是一根绳)掏出四块钱来,让我一下想到这个一般等价物原来叫过“盘缠”,莫名奇妙地想到一句“家财万贯,缠于我身”。我哥上大学也曾这么往内裤内里填充过学费,父亲还嘱咐一句小心,也不知有没有点担心后代的意思。生殖器与盘缠如此贴近,引人遐想,也算是世纪小伟大发明。这次近距离地观察到道士的鞋,原来是洞洞鞋,黑鞋白袜,穿进去白色填充大水珠孔,很有现代设计感的。地铁到站上来一女的,脱口而出“道士”,那道士点点头回了句“你好”。

     

    2014-03-05